潮流

黃婉冰:向大地無盡致意

“看不懂、但有些美”大概是公眾看到黃婉冰作品時腦袋里浮現出來的第一感受。她的設計靈感通常來源于情緒,或是自己對社會時事以及與藝術作品產生的共鳴,直面自己的負面情緒,用心體會少數派群體,通過設計傾訴演繹,最后回歸純粹樂觀的自己。能夠永葆赤子之心,這是黃婉冰熱愛設計的原因之一。

王懸2019.10.17

以下內容為GQ對話黃婉冰

GQ:本次斷橋時裝秀十分看重“國潮”及中國原創力量的崛起,促成了知名明星與國潮品牌以中國經典元素為主題展開的聯名合作,請問作為一名女性設計師,您覺得女性時尚該如何通過“國潮”演繹?對您來說真正富有魅力的,時尚女性是什么樣的?

H: 我覺得真正的女性魅力源于一種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自信。國潮分為很多種,這也跟你的成長背景有關系,對我來說就像很多中國傳統女性的特征,那種細膩、柔軟的特質,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國潮。

GQ:?您曾經說過,服裝是情感的出口,做衣服就是在發泄自己的情緒,那么對您來說,在您的成長歲月中,思想最動蕩不安的時期是在什么時候?它們在您后來的設計上有什么體現?

H:?剛開始做設計,我會用“發泄”這個詞,但現在我有所轉變,我覺得自己更像是在表達一個人或是一類群體的訴求。比如之前我們以“自閉癥兒童”為主題做了一個系列,我們先是去了解了他們的成長過程,從生理到心理都做了一系列的調查和探討,像演員一樣去沉浸式的去體驗他們的感受,然后我再從這個情緒中去畫畫和做造型。

GQ:?有些演員會在殺青之后難以出戲,你在完成一個系列之后會有這種感覺嗎?

H:?不會,我在這個過程中除了做衣服,也會畫畫、寫詩,那在這樣一個過程中我其實已經把我該抒發的都抒發完了。

GQ:?所以你比從前更平靜。

H:?是。

GQ:?那你如何定義幸福??

H: 我想我還在摸索的過程中,但現在我已經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有目標。所以有目標可能是一種幸福吧。

GQ:?你曾經就讀于日本文化服裝學院,日本的審美意識給您的服裝設計帶來什么影響?日本的“版師”到英國的“設計師”,建立一個體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你在那兒學到了什么,促成了這樣的轉變?

H:?我小時候沒有藝術經歷,也沒有學過畫畫,到了日本之后就是從零開始,但因為中國文化和日本文化都屬于東方文化,所以理解起來還不算難,真正讓我受益的是他們對細節的專注,那種匠心精神,所以現在我所有的設計仍然非常關注細節之處是否完美。后來,我到了圣馬丁之后,其實最先給我上了一課的不是老師,而是身邊的人——所有的人都很特別,都很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維體系,在這種環境下,你不可能去follow某個群體,然后你就會專注自己,想想怎么去構建自己的一個體系。那種感覺很自由。

GQ:?在您的設計中不乏對自然的探討理解和回顧,那么您最喜歡從哪種自然風光中汲取靈感和力量?

H:?大地。我覺得人所有的力量都源自大地,是大地在孕育著我們的身體。假如我躺在地上,蜷縮成一團,我會覺得大地是我的母親。你知道嗎,我在工作室的時候都不穿鞋子的,盡管有時候我已經化好了全妝。

GQ:?像您剛才說過的“自閉癥兒童”系列,我記得在那個系列中你是用環狀的馬尾毛蕾絲工藝大面積重復,來比喻自閉癥孩子反復又微妙的情緒,在我看來,這是特別珍貴的。因為人在經歷過淘洗之后,要么選擇在爆發中毀滅,要么就是選擇沉默麻木,當然也有一類人可以與社會巧妙地融合且悅己,但您似乎選擇了更純粹的方向?

H: 是的,我所有想表達的意境都是可以到達一種平和的狀態。你剛才說的那些人,他們沉默,麻木,爆發,圓滑什么的,我覺得他們可能是還沒有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標,所以我希望我做的衣服能夠激勵到人的內心世界中去,我希望通過我的語言來讓所有看到它的人,都可以回歸到一種很純粹的狀態。那是我的理想之一。

所有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訪客

發送
更多評論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

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