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

CHENPENG:溫柔的獨裁

CHENPENG 的設計以One-Size出名——適合不同體型的人群,并旨在鼓勵身材豐滿的人群追求美,他稱之為One-Size Fashion(平均時尚主義)。品牌主打造型輪廓夸張,顏色鮮艷的羽絨服,自創立起便受到國際買手的關注,出道幾年,他和他的品牌輪廓一起變得更溫柔,也更明晰。

王懸2019.10.17

?

以下內容為GQ對話陳鵬

GQ:本次斷橋時裝秀您帶來了與李寧聯名的“溯”系列及最新發布的“喜馬拉雅”系列,在近期的設計一直有結合中國元素,包括與國潮品牌李寧一直保持著很好的合作關系。您在今后會更多融入不同的中國元素去做設計創作嗎,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分享?

C: 其實我們并不會很明顯地去表達,比如龍鳳——那些被標簽化的中國元素。我們更傾向于通過我們的裁剪和服裝的材質去講述一個關于我們服裝美學背后的故事。

GQ:?“國潮”是這次斷橋時裝秀非常注重的一部分,同時也集聚了包括您在內的許多國內外知名設計師、品牌參與其中。作為一名時裝設計師,看到中國時裝行業一直在進步,您有什么感觸?您覺得未來會有怎樣的發展趨勢?

C: 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環境相較于以前已經好很多。

GQ: 以前的環境是什么樣子?

C: 我指的是10年前到15年前,80、90年代的中國設計師們 也曾嘗試走出國門,但是他們普遍沒有西方接受,甚至遭到排斥,少數存活下來的零星品牌也沒能深入發展,一直到2000年,很多前輩們二度嘗試去海外發展,但因為當時東方文化對海外的沖擊還是比較大,兩者呈現的還是互不相容的一個局面,所以他們還是沒被接受。對我們這一代而言,他們是拓荒者,而90后的中國設計師幾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事情,所以一切會容易許多。國之強大,時尚行業才有機會強大,我們才能順應這個時代發展起來。

GQ:?阿里而今也是力推原創設計師,此次參秀可有哪些感知可與我們分享?

C: 我們不是第一次跟阿里合作了,但其實整個阿里的工作模式都一直吸引著我們,無論是時尚領域,零售行業,或者生活方式,阿里每個團隊都很專業且有條不紊。我想對我們的品牌來說,我們能從阿里身上學到如何看待商業這件事。

GQ:?當人們提起您時,固有的第一個印象可能還是“只做羽絨服的設計師”,這似乎非常局限,但我們也知道把羽絨服做到極致其實是非常不容易的,你是怎么想到并下決心從羽絨服開始的?

C: 那是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當時研究了一個胖體和瘦體之間的關系,當時正好是在用羽絨表達我們的概念,然后我們發現這塊在全國有一個很大的空缺,尤其是高端類羽絨,我們普遍知道的可能是Moncler和Canada Goose,但后者其實還沒有達到奢侈品的位置。

GQ:?談到羽絨服,避不開要談到的一點就是要保證服裝的廓形,那么您會選擇用什么樣的方法來打造羽絨服的輪廓?在這個過程中最困難的一點是什么?

C: 前期我們通過研究了成百上千個人的身體結構得到大量數據,我們根據人群體型的相同點和不同點建立了一個數據庫,從那里開始形成了我們品牌DNA的一個基地。關于衣服的材料,我們首先從尼龍、滌綸開始,但最近我們開始嘗試用蕾絲,這個想法來自于我們的一個“軟雕塑”系列,它的外表可能是像蕾絲一樣柔軟,但最終的形態是像白色大理石一樣擁有立構感的建筑。這也是我們在跟杭州的一個工廠合作研發的成果,我們希望通過這個打破行業中材料對于衣服的展現的傳統認知的束縛。

GQ:?您的生意在不斷擴張,對您來說生意的擴張意味著必須改變嗎?

C: 我覺得其實不一定非要改變,尤其對于我們新生的獨立中國設計師來說,我覺得我們有必要確立我們自己的identity在哪兒。我們不求什么都做,只求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到極致。

GQ:?中國的本土市場依然很狂熱,對一個新生品牌往往有“催熟”“催生”的感覺,對您來說,如何平衡在個背景下的狂熱現象,做到扎實地前進呢?

C: 還是那句話,找準自己位置,不要跟別人比。的確,整個環境會給你亂七八糟的影響,但如果你想做成一個品牌,它必須有一個沉淀的過程,你真的需要花5年甚至20年去反思這個品牌背后折射的美學體系甚至哲學體系,不然真的會死得很快。

GQ:?就像你說的,今時今日做設計,并不單單是打造一件服裝,一個設計,重要的是打造一個品牌,誰的品牌策略最縝密,運營方式更創新,誰就有可能存續,換句話說,一個成熟的設計師應當具備品牌思維,那么在您看來,當今消費者既然有眾多選擇,為何選擇你的產品呢?

C: 我覺得我們品牌最大的優勢在于,你走在大街上看到這個人穿了一件羽絨服,能一眼就認出:哦,是我們的牌子。它的標識性很明確,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堅持的事情。現在線上品牌那么多,但是大部分看起來都千篇一律,我覺得是因為他們沒有找準自己的語言和表達方式。你要明白,你無法將所有人都變成你的客群,但是你一定要把屬于自己的那塊兒客群給照顧好。

GQ:?面對被其他人“借鑒”的煩惱,這到現在還會困擾你嗎?

C:?不會,我幾乎沒有什么憤懣。我們是服裝設計師,暫時還不是artist,什么是服裝設計師,就是你做出來的作品會被定義為“商品”,商品就是有很大部分的可能會去被復制的、仿造的,除非你不想再做一個brand。當你還在被別人copy的時候說明你還有價值被copy,但是當別人都不愿意去copy你的時候,那可能你做的東西就已經失去了價值。

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我們不可能去創造一個世界上從來不存的東西,沒有百分百的原創,只是說借鑒抄襲會有一個質的差別,抄襲可能就是90%的一樣,而借鑒會有一部分,然后他消化成自己的部分,綜合糅雜成一個自己的風格。所以我不介意別人去借鑒我們的東西,我希望的是別人通過他們自己的語言,去借鑒我們的東西,如果他們做得比我們好的話,那我們也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

GQ:?這讓我想到那句話,“你所見過的新就是你從未見過的舊”。

C:?對的,就是這句話。

GQ:?當您在尋找一個明星去推進品牌形象的時候,會尋找什么樣和合作對象?

C:?我想我們不會去設定一個具體的明星來去幫我做代言。巧妙的是,正因為我們沒有去尋找一個特定的icon,反而越來越多的明星在穿我們的衣服,比如Beyonce,Lady Gaga,Rihanna…那些天后級的。我們始終希望我們的衣服是普通人穿在身上都像個明星,而不是非要有個聚光燈照在頭頂才像個巨星。

GQ:?這也是你們一直在主張的平均時尚主義。

C:?對,我們希望我們的產品在被任何人穿上的時候,都能形成她們自己的味道,自己的故事,事實上,我們的產品搭配任何一種單品,都能形成一種獨一無二的風格,這也是我們的產品好賣的原因。

所有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訪客

發送
更多評論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

福彩